唐启的嘴角钩起了一抹笑意,目光灼灼的看向了那个男子,随机选择,唐启将目光落在了男子手上的画卷之上。这是一副裱装这分外非常精美的画卷,这幅画卷以白色的绢布为拖,上面裱装这...

唐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目光灼灼的看向了那个男子,随机,唐启将目光落在了男子手上的画卷之上。

这是一副装裱这格外精美的画卷,这幅画卷以白色的绢布为拖,上面装裱这一副水墨画,起初唐启还没有对男子手中的画卷产生兴趣,可是,当唐启听到了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嘈杂的时候,唐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跟你说过了,这幅画,可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你说是赝品,你可得给我拿出证据来!”很显然,男子愤怒了,一双眼睛之中,像是不满了一层蜘蛛网一般,一条条猩红的血色,怒视着眼前的鉴定师。

“这位先生,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这幅画,的的确确是赝品,虽然,这幅画看上去很是古老,但是,这幅画我可以肯定,就是近年来的新作。”鉴定师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对男子说道。

“这怎么可能?!”男子很显然依旧不详细鉴定师的话,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双眼无神的看着手中的画卷。

良久之后,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仿佛对自己手中的画卷也产生了一丝丝的怀疑感觉,“难道,真的是假的!?”

就在这个时候,唐启和李洋明走到了男子身后处,这里是一片瓷器,李洋明拿起了一个白玉的瓷瓶,放在手中细细的欣赏着,口中似乎还练练的赞叹着,“唐启啊,你来看看这个怎么样?”

唐启转过了身子,看相了李洋明手中的瓷瓶,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笑意,说道:“不错,嘉庆年间的小玩意,不过保存的很好,从质地上来看,应该是官窑出产,这玩意,怎么也能够值二三十万。”

说完,唐启走到了李洋明的身边,说道:“你觉得,那个男人手中的画卷怎么样?”

“鉴定师不是说过了吗,这个男人手中的画是一副赝品。”李洋明看着手中的小玩意,似乎格外的喜欢。

“呵呵呵……”唐启轻笑了一声,在李洋明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我到时不这么觉得。”

“哦?!”李洋明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对唐启说道:“你有什么高见啊!”

“这还要看看这位先生,要怎么做了。”说着,唐启继续看在架子上面端放着的瓷器,一个个,一件件,似乎都入不了唐启的眼中。

唐启拿起了一个康熙年间的瓷盘,在手中看了看,转过了身子,对李洋明说道:“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李洋明走上了前去,看了看,说道:“收藏界有一流行语:瓷器要玩清三代。清三代瓷的持续受宠,盖因康熙、乾隆各在位60年,中国的制瓷工艺发展到清代,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期达到了 历史 最高水平,无论质量、数量都是前代不可比拟的,匠师们发挥智慧,精工巧制,使瓷器具有了极高的艺术价值。所以,清三代的

许多瓷器精品在拥有历史价值的同时,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嗯。“唐启点了点头,赞叹道:“你说的这话到时不错,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这件瓷器的真伪呢?”

李洋明皱了皱眉,他知道,唐启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唐启的嘴角之上微微的勾起了一抹笑意,加大了声音说道:”这件瓷器,乃是赝品!”

“哦?!赝品!”

唐启的声音不小,再加上,李洋明震惊的声音,顿时,吸引了在一旁的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皱着眉头,看相了唐启和李洋明。

只听见,唐启对李洋明说道:“清代瓷器总的来说,胎质厚薄适中,一些圆形器皿的胎质则随瓷器的不同部位的转折而有厚有薄。康熙时期的瓷器胎质细密坚韧,所以瓷器瓷胎较厚重。

雍正时期 的瓷器则胎质细腻、润泽、轻薄,白度高。道光时期以后的瓷器则胎体质地疏松,胎体笨重。此外清朝瓷器很少有看见在瓷器腹部或者颈部有接痕。”

说道了这里唐启顿了顿,仿佛很是刻意的走到了男人的身边,继续说道:“康熙时期多为楷书,较少篆书、雍正时期楷书、篆书都用,款识字体外围一般有

方框或者圆圈圈起,民窑款识则多为随意乱写,字体潦草,而这件瓷器,很显然,根本就不具备这些。”

听见了唐启的话,鉴定师的脸色忽然的阴沉了下来,快步的走到了唐启的身边,对唐启说道:“这位先生,您说的可是真的!?”

“呵呵……”唐启微微的一笑,说道:“那是自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在多找几个专家进行鉴定,我相信,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答案。”

鉴定师立即的找来了书宝阁的掌眼,开始对这件瓷器,进行了鉴定,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两人再次出来的时候,脸色都是十分的难看。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这么多年了,书宝阁竟然收到了一件赝品。”鉴定师的脸色阴沉的仿佛都能够滴出水来一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位先生,要不是因为有您在,恐怕,今天,我们书宝阁的招牌就要被砸了。”

唐启笑着说道:“这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是看到了所以……”

唐启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男人立即的走到了唐启的身边,对唐启说道:“这位先生,见您鉴宝手段不烦,可不可以劳烦先生,帮我鉴定鉴定,我手中的这幅画。”

闻言,唐启的嘴角之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了起来,唐启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是因为,想要吸引那个男人的注意力,很显然,唐启做到了。

唐启看了看那个男人手中的画卷,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可以帮你这个忙。”

唐启的话音一落下,那个男人立即的将手中的画卷递给了唐启。

画卷刚刚进入了唐启的手中,唐启的脑海之中,立即的出现了画卷的信息:“画中画,外画一九五三年所临摹的《春江花叶图》,内附,明朝画家孙隆画作《芙蓉游鹅图》……”

唐启果然没有看错,这幅画卷,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唐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对那个男人说道:“请问一下,这位先生,这幅画,你是从何得来的?!”

男人看了唐启一眼,说道:“这幅画,是我祖上留下来的。”

“哦。”唐启点了点头,对男人说道:“那么请问先生,这幅画,你的祖上可有叮嘱过什么吗?”

男人摇了摇头,对唐启说道:“并没有交代过。”

唐启眯了眯,看着男子,笑道:“正如这里的鉴定师所说,这幅画作的的确确是一副赝品,这幅画应该是一九五三年的时候,仿照的《春江花叶图》。”

唐启将手指传来的信息,对男人说了一遍,顿时,就看着男子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很显然,男子不相信自己得到的会是这么一个结局,男子一脸颓然的看着唐启,想了半晌之后,对唐启说道:“唉!如果不是因为我家里发生了那么的事情,我又怎么会把这幅画拿出来,现在,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幅画上,可是……可是……”

说着,男子不顾在场的众人,竟然放声的大哭了起来。

唐启被男子的举动吓了一跳,瞪大了双眼看了看男子,又看了看一旁同样震惊的李洋明。

唐启走到了男子身边,将男子搀扶了起来,对男子问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男子哀叹了一声,说道:“我前几年做了点小生意,赚了点钱,可是却没有想到,这几年经济不景气,全部都赔光了,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的老母亲又得了肾病,急需一笔钱治病,我才想起来了这幅祖传的画,可是没有想到这幅画竟然是赝品……”

说到了这里,男人啜泣的声音大了起来,盯着手中的那幅画,表情十分的绝望。

唐启蹲在了男人的身边,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说道:“你也不灰心,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

说着,唐启站起了身子来,朝着身旁的鉴定师说道:“能不能帮我准备一个台子,还有一把小刀。”

“可以。”鉴定师点了点头。

不一会,鉴定师帮唐启准备好了他所需要的东西,然后站在了一旁沉默不语。

唐启拉起了那个男人,将男人手中的画卷,拿了过来,然后,走到了桌子的前面,将画卷完整无疑的展了开来。

在场的众人看着唐启,不知道唐启究竟想要干什么,男子更是一头雾水,不是已经说过了自己的这幅画是赝品吗,他现在还要赶什么呢?

紧接着,唐启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小刀,顺着裱画的纸张,割了开来,哗啦的一声,唐启动直接将外面的那副赝品画作拿了下来,只见,另有一副画,藏在其中,正是那副《芙蓉游鹅图》。

“这是……《芙蓉游鹅图》”有人认出了这幅画,立即惊讶叫出了声音来。

而,当鉴定师和掌眼看到了这幅《芙蓉游鹅图》的时候,皆是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鉴定师和掌眼立即的走上了前去,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检验了起来,在确定这幅《芙蓉游鹅图》乃是孙隆的真迹之后,两人一脸茫然的相互看了看对方,如果不是唐启的话,很有可能,他们两人就要走眼了。

唐启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将《芙蓉游鹅图》收了起来,走到了男人的身边,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对男人说道:“这幅图,应该足够你治好你母亲的肾病了。”

说完之后,唐启拉着李洋明,穿过了人群,朝着门外走去。

“哎呦,没看出,竟然还是一副画中画,而且竟然还是《芙蓉游鹅图》真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还有,怎么你不想看看结果如何吗?”李洋明看了一眼唐启问道。

唐启笑了笑,道:“嘿嘿,山人自有秒,至于后续,就不需要知道了。”

说着,唐启便朝着前方走去,李洋明站在唐启的身后,微微的笑了笑,这个唐启,他可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铃铃铃……”

唐启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楚了,&海里。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时,一&个扎着

    就在唐启发呆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从包房冲出来,对着男子离去的方向骂道:“高德,你个大骗子!到底识不识货!摔坏了我的青铜器,你赔得起嘛!”

  • 铜簋,&周朝时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 但唐启&,名叫

    但唐启很快就理智下来,那高富帅他认识,名叫高见,家里是在道上混的,别说整个大学了,就是这条街,都得打上高家的姓,去找高见报仇,不是去送死?

  • 爱七年&,转而

    今天的情景,跟三天前简直一模一样,同样是狂风暴雨的夜晚,他深爱七年的女友选择跟他分手,转而投入高富帅的怀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