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启的脸色有些很难看,不明白米琪看见也没,想起米琪唐启心里一片混乱不堪,经历过了沈妙莲的事,对于感情唐启有些犹豫。“老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也倜傥啊,什么时候把沈佳佳详细介绍给“老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什么时候把沈佳佳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张强笑道。。...

唐启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知道米琪看到没有,想到米琪唐启心里一片混乱,经历了沈妙莲的事,对于感情唐启有些迟疑。

“老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什么时候把沈佳佳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张强笑道。

“我跟沈佳佳真的没关系!”心烦意乱的唐启语气不太好,说完之后又歉意的对张强道:“不好意思啊,二哥,心里有点烦。”寝室几个哥们之间感情都是比较好的,平时互相之间多有照顾。

程军急忙道:“好了别闹了,走,马上上课了。”

小秦也跟着唐启来到了教室,因为年龄相差不大,坐在教室里倒也不显突兀,程军几人都以为小秦是学校的学生。唐启在教室里见到了沈妙莲,看到唐启沈妙莲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宛如陌生人,唐启也表现得很平静,只有程军几人看向沈妙莲的眼神有些不善。

课堂上唐启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突兀的铃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唐启急忙将声音关掉,好在老师只是瞪了他一眼便继续讲课,唐启看了看通话记录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唐启就没管,刚准备收起手机便收到一条短信。

“你在哪?我是沈佳佳。”

唐启回道:“上课。”

“我在你们教室楼下等你。”

唐启有些无语,这下想解释也没法解释了,看了看时间下课还有五分钟,今天只有上午两节课,唐启也不知道沈佳佳为何对自己的作息时间这么清楚。

下课铃声响起,唐启刚走下楼梯便看到沈佳佳正站在教学楼门前的台阶上,路过的行人认出沈佳佳后纷纷站在门前等待,显然都很好奇沈佳佳在等谁,沈佳佳早已习惯众人的目光,脸上毫不在乎,可唐启在乎啊,看到这么大的阵仗唐启都想转身上楼了,可肩膀被程军死死搂住。

“唐启,这边!”看到唐启沈佳佳急忙挥手,唐启还没做出反应就被一阵大力拖着向沈佳佳走去。

“沈佳佳同学,你好,我是唐启的室友程军。”

“我是唐启的室友张山。”

……

唐启还没说话,身边的程军等人就迫不及待的跟沈佳佳打起招呼来,沈佳佳笑吟吟的开口道:“你们好。”落落大方的跟程军他们聊了起来。

“我们老三看起来有些木讷,其实他很稳重,成熟,是一个闷骚型的好男人……”

唐启急忙打断道:“滚滚滚,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再不说话唐启怀疑自己今天内裤什么颜色都这群畜生要被暴露了。

在程军等人走后,沈佳佳一脸笑意的看着唐启,唐启有些尴尬道:“别听他们胡说八道,走吧。”

“可我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沈佳佳笑道。

唐启脚步微微踉跄,好在此时小秦已经把车开了过来,唐启急忙向车走去,看到沈佳佳上了自己的车,唐启道:“你的车呢?”

沈佳佳白了唐启一眼,道:“我平时来学校都不开车的,昨天是怕时间来不及。”闻言唐启点了点头,心里对沈佳佳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坐在前排的唐启转过头不再说话,沈佳佳看了看开车小秦又看了看唐启,心里若有所思。

来到佳诚大酒店时,李洋明几人已经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候了,看到唐启都笑着迎了过来,今天的楚雅穿了一套素衣长裙,俏脸在淡妆的点缀下显得格外亮眼,唐启微不可查的愣了一下,但一直关注着唐启的楚雅还是发现了,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除了唐启其他几人都明白楚雅为何做出改变,众人心里有些嫉妒但脸上却毫无异样,就连李洋明一醉之后也想通了,就算没有唐启楚雅也不可能喜欢自己,注定是属于别人的,而这个人如果是唐启的话李洋明觉得还比较容易接受。

“今天咱们去白马山吧。”沈佳佳道。唐启点了点头,其他人也没意见,众人便开始动身,楚雅和沈佳佳上了唐启的车。

经过这些天的了解,唐启也知道了华南市有两处古玩市场,一是他们昨天去的南街,全名叫南街古文化市场,各有各的叫法,赌石的人叫南厂,二是白马山古玩市场,白马山位于市郊的一座山上,以山上的白马寺而得名,古玩市场便建在山脚,也就是米琪带他去的黑市。相较而言,南街位于市区,东西便宜,人流多,但不够专业,基本上已经成为现代工艺品市场了,专蒙慕名而来的外地人。

而白马山市场则要专业的多,但在造假横行的今天,白马山也只是真东西稍微多一点而已,黑市是白马山市场的代表,所以大家叫白马山都叫黑市。

由于不是周末,黑市的人并不是很多,街上的行人年纪基本都在四十岁以上,以中老年居多,所以当唐启一行人出现在街上时就显得比较显眼了,而小摊贩们更是眼睛一亮,纷纷出言邀请唐启等人去看自己的东西,显然已经把唐启他们当凯子了。

“小哥,这边,上好的元青花碗。”

李洋明几人一听就走了过去,几人虽然不懂但元青花的大名还是听过,却没想过真是元青花这小贩还会这么喊吗,唐启摇了摇头跟着众人来到小贩的摊位前,这小贩正拿着一只青花碗卖力的向李洋明几人推销着,唾沫横飞。

唐启仅凭肉眼就看出来这只碗是近代仿的,而且还仿得不怎么样,花纹,釉色徒有其表,还不如市场上的白瓷碗呢,唐启摇了摇头道:“走吧。”

“哎,小哥,你凭什么说我这是假的?”小贩还不满了,拽住唐启的衣袖质问道。

唐启抽出手道:“我可没说你这是假的,不过你还是留着卖给别人吧。”

小贩仍然不依不饶的说道:“你摇头不就是说这是假的吗,你说清楚,凭什么是假的,说不清楚就得陪我名誉损失费!”此时旁边已经围了一群人。

唐启气笑了,道:“好,那我就说一下,元青花瓷是古代瓷器文化的一个巅峰,流传至今的不足千件,每一件都弥足珍贵,元青花瓷器的特点首先胎质白,器壁较厚,器底一般不失釉,你这件不太符合,再说釉色,元青花瓷的釉色白中微闪青,莹润透亮,也有青花瓷偏白或偏青,你这件釉色暗淡,浮于表面,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元青花瓷,怎么样,说得够清楚了吗?”

“啪啪啪……”周围人群中响起一阵掌声,小贩脸色涨红,支吾着说不出话来,本以为这是一群富家子弟,没想到遇到了懂行的,小贩暗自后悔。

唐启又道:“我看你啊,还是去卖现代工艺品比较合适。”面对这种给脸不要脸的人,唐启自然不会客气。

沈佳佳道:“唐启,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说这是假的?”

唐启还没说话,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便开口道:“这位老弟是在给他留面子,咱们古玩界有一个默认的规矩,古玩没有真假,买东西时就算知道是假的也不会说出来,最多只能说看不准,这小老板啥也不懂,别人不说他还逼着别人说,这不是给脸不要脸么,哈哈……”闻言众人都大笑起来,小贩却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唐启却没料到当自己这番话传开以后,这小贩的生意越来越差,到最后实在混不下去了还真去了工艺品市场,当然这是后话。

离开摊位,李洋明几人看向唐启的眼神都有些钦佩,让唐启不解的是除了楚雅另外几人都有意的与自己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就连李洋明也不停的跟沈佳佳聊着,众人都在说笑,只有楚雅默默的跟在唐启身边。

唐启想找人说句话都找不到,只能默默的往前走,见唐启一直不说话,楚雅只好主动开口:“唐启,你怎么懂那么多知识?”

唐启楞了一下才摇了摇头道:“我知道的也不多,这几天恰好看了一些书而已。”

一句话过后再次沉默,楚雅心里暗骂唐启木头,却也不再主动开口,而唐启却是不自觉的想与楚雅保持距离,楚雅很美,性格虽然有些冷但接触过后也还不错,要说唐启不动心是假的,但从李洋明等人的态度中就能看出楚雅的来头很大,唐启自认没有那个本事抱得美人归,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毕竟只是通话,所以就算偶尔心动也被唐启瞬间压制。

李洋明几人虽然在说话但注意力全在唐启和楚雅身上,看到两人的情形心里都有些为两人着急,却又无可奈何,李洋明也不敢跟唐启明言,就怕弄巧成拙。

唐启一路都在不断学习,路旁的摊位上大多数他都能用肉眼观察出真假,偶尔有看不出的就用特殊能力,然后反过来找特征,这一路走来竟没发现一个真物件,唐启心里暗叹,果然如龙老所说,这年头想在古玩市场捡漏比彩票中奖还难!

有些眼花头晕的唐启对这些摊位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想了想便带着众人向真正的黑市走去。

“这是什么地方,门票怎么这么贵?”在门口买票时,沈佳佳一脸诧异的问道。

唐启笑着解释道:“这里叫黑市,里面的东西基本都是真的,就算是仿品商家都会告诉你,不过这里的仿品也足以以假乱真。”

众人这才释然,走进大门,李洋明几人也愣了一下,高档别墅他们见过不少,但这么古色古香而且用来开店的别墅还真是头一回见,几人回过神来脸上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看着五栋截然不同的别墅,李洋明道:“我们先去书宝阁看看吧。”说着便率先走了进去。

刚踏进书宝阁几人就看到一楼的大厅里围了许多人,好奇之下几人便向里面挤了进去,在李洋明和唐启的开路下,几人都看清了里面的情形,一个瘦小的男子拿了一幅画来卖,鉴定师说他这幅画有问题,可是这瘦小男子不服,只听他大声道:

“我这副画是祖上传下来的怎么可能有假,你看看这里有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印章,这里有我爷爷的爷爷的印章……传承有序,怎么可能是假的!”男子的神色激动。

书评(282)

我要评论
  • &,这玩

    唐启愣了愣,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生了锈的小铁碗,这玩意儿咋还是个假货?

  • 听着外&面的雷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 口里渗&了想,

    手指上残留的金色还在不断的往伤口里渗透,唐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个破伤风疫苗啥的,但转念想了想,去医院又要挂号,做化验什么的,一趟下来,至少得花好几百,他已经没钱再挥霍了。

  • 快速的&成了红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 个大学&姓,去

    但唐启很快就理智下来,那高富帅他认识,名叫高见,家里是在道上混的,别说整个大学了,就是这条街,都得打上高家的姓,去找高见报仇,不是去送死?

  • 气,快&近弥漫

    "嘶…”唐启猛抽一口冷气,快速把鱼甩一边去,手指转眼已经肿成小萝卜了,伤口附近弥漫着一股金色,两排锋利的牙印整齐的留在手指上,转眼手指就开始发麻。

  • …轰隆&边响起

    "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

  • 唐启差&根本不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突然出&:“青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