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妙莲被打断唐启的话道:“但是现在的的生活也不是我想的,唐启,我很后悔当初,真的,我好怀念我们现在的日子……”沈妙莲说着眼睛便红了出来。唐启有些忧愁的道:“你现在的跟我说唐启有些烦恼的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不是以前的你,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我,好好吃饭,吃完我送你回学校。”。...

沈妙莲打断唐启的话道:“可是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唐启,我很后悔,真的,我好怀恋我们以前的日子……”沈妙莲说着眼睛便红了起来。

唐启有些烦恼的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不是以前的你,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我,好好吃饭,吃完我送你回学校。”

沈妙莲哽咽着挑起面,却怎么也咽不下去,看到沈妙莲这个样子,唐启竟微微有些心疼,可是有些事真的没办法当作没有发生,以前他爱她爱得发疯,别人玩耍的时候他在拼命赚钱,只是为了能给她买一点化妆品,大学生涯到现在他的业余时间都在她身上,可她说离开就离开……唐启的眼睛也红了,提起桌上的酒瓶满满的倒了一杯,唐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沈妙莲抬起泪眼一脸希冀的看着唐启道:“我们忘掉以前的事,重新开始,好吗?”

唐启看着沈妙莲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却流了出来,半晌唐启才止住笑意,擦了擦眼眶道:“不好意思,失态了,我去一下洗手间。”

哀莫大于心死,唐启再回来时,沈妙莲慌了,此时的唐启表现得像一个陌生人,眼神里再无半点波动,态度很客气但却带着疏远。

“唐启……”沈妙莲想要说什么却被唐启制止。

唐启道:“别说那些傻话了,给彼此留下一个好印象,至少你现在给我的印象还不错,来,我敬你一杯。”

沈妙莲呆呆的看着唐启,唐启保持着端酒的姿势脸上的笑容沈妙莲的注视下毫无改变,半晌沈妙才莲展颜一笑,端起酒杯对着唐启示意后将酒一饮而尽,喝得太急被呛得咳嗽起来,唐启除了将纸盒推到沈妙莲面前外再无其他表示。

接下来沈妙莲频频向唐启劝酒,唐启酒到杯干,两瓶红酒一瓶半进了唐启的肚子,起身付账的唐启脚步有些踉跄,离开餐厅,沈妙莲扶着唐启在路边叫了一辆出租,给司机报了一个酒店的名字。躺在沈妙莲腿上的唐启只觉头晕脑胀,想要坐起身来却被沈妙莲的手紧紧按住,渐渐的唐启睡了过去。

“沈妙莲,年龄:20……”

昏睡中的唐启瞬间惊醒,睁眼便看到身无寸缕的沈妙莲骑坐在自己身上,双手正在解自己的裤带,而自己的手正搭在沈妙莲的大腿上,唐启急忙翻身爬了起来,愤怒的看向沈妙莲道:“你在做什么!”

唐启找到自己的衣服,起身便向外走,沈妙莲没想到唐启这么快就醒了,楞了一下急忙跑上去抱住唐启,她知道要是唐启现在走了自己将再无丝毫机会,想到自己的姑姑今天告诉她的那场拍卖会,沈妙莲已经放弃了尊严。

感受到身后的温软唐启却没有丝毫情绪,语气冰冷道:“放手!”

沈妙莲紧紧抱住唐启,哽咽道:“我不放!你说过的你很爱我,你会给我幸福,你都忘了吗?”

唐启闭上眼,用力扳开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打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看着被大力关上的门,沈妙莲失魂落魄的跪坐在地上,脸上全是怨毒之色。

走出酒店,唐启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是晚上八点,手机上有一个陌生的未接电话,唐启拨了回去,半晌后龙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唐启,你怎么还不回来?”

听到龙老有些不悦的话语声,唐启心里涌起一到暖流,急忙道:“爷爷,我正在路上。”

龙老的声音这才缓和,问道:“吃饭了吗?”

唐启不好意思道:“还没。”

“快回来,我现在就让人帮你准备。”龙老说道。

所有的烦恼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唐启招来一辆出租便向龙老的住址赶去,司机听到唐启口中的地址有些惊讶的看了唐启一眼,急忙发动车子向前驶去。

到地方后,唐启向小区里走去,门口的守卫紧紧的盯着唐启,片刻后才行了一个礼打开了门,唐启这才发现小区的检查这么严格,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认识自己,但想来也是龙老安排的。

唐启走进别墅的时候龙老正坐在院子里闭目养神,唐启急忙道:“爷爷。”

龙老睁开眼看着唐启,淡淡道:“今天做什么去了?”

唐启笑了笑便把今天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听到唐启一天赚了那么多钱,龙老也微微一愣,脸上有了一丝笑意,开口道:“你小子运气不错。”说着龙老起身向屋里走去,龙老淡然的反应让唐启微微失望。

“小周,去把饭菜端上来。”来到客厅,龙老吩咐道。

唐启急忙站起身道:“我自己去,不用麻烦周姐了。”小周闻言白了唐启一眼,转身便向厨房走去,唐启有些尴尬的坐了下来。

龙老好似并未看到唐启脸上的表情,说道:“能发现砚中砚,很不错,听你说那是一块端砚,端砚的特点你知道吗?”

唐启一愣,没想到龙老关心的竟是这个,闻言有些惭愧的摇头道:“不知道。”

“你先吃饭,明天我再问你。”龙老道。

“呃……”这下唐启饭也吃不香了,很快的扒了两碗饭唐启便要去书房,龙老道:“以后出门带上小秦。”

唐启楞了一下道:“好。”

书房里,唐启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唐启拿起手机看了看便笑着接听了电话,李洋明打来的。

“兄弟,在干嘛?”接通李洋明就问道。

唐启笑了笑道:“看书。”

“噗”电话里响起喷水的声音,半晌李洋明的声音才又响起:“看书?什么书?”

不用想唐启也知道李洋明此时的表情,有些无语道:“我在学习古玩,现在在我爷爷的书房里。”

“爷爷?”李洋明诧异道。

唐启解释道:“我师父,我叫他爷爷。”

“哦哦,那算了,本想叫你出来玩的,你继续,对了,明天早点啊。”李洋明道。

唐启诧异道:“明天做什么?”

李洋明道:“帮我们掌眼啊,礼物还差五份呢。”唐启还没说话电话便挂断了,唐启无语的摇了摇头继续看起书来。

酒店里,李洋明挂断电话后对沙发上的楚雅等人道:“唐兄弟果然是龙老的徒弟,现在正在龙老那里看书呢,来不了。”

闻言众人都有些失望,李洋明又道:“你们发现没有,今天唐启选的几块毛料都是大涨,佳佳那块,我这块,还有他的两块。”

李洋明继续道:“你们相信是运气吗?”众人皆摇头,李洋明又道:“我也不信,他肯定藏拙了。”

楚雅淡淡道:“此人本就是尚未跳出池子的金鳞,现在有了龙老的提携,未来不可限量。”

“雅姐,我还从来没有听到你这么高的评价夸别人呢!”沈佳佳戏谑的看着楚雅道,楚雅脸色一红,有些恼怒的瞪了沈佳佳一眼,见状沈佳佳非但不怕反而笑道:“雅姐动心了,不知道有多少公子哥要伤心的跳楼咯!”闻言众人都一副异样的神色看向楚雅。

在众人的目光下楚雅的脸越来越红,娇羞的模样恰似一朵盛开的雪莲花,连同为女人的沈佳佳都看呆了,半晌后楚雅急匆匆的站起身来,道:“我回去休息了。”

剩下的几人你看我我看你,脸色都有些怪异,楚雅的表现太明显了,李洋明心里对唐启产生强烈的嫉妒,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面对楚雅若说不动心的话是假的,但他不敢透露丝毫半点,因为他知道一旦被楚雅察觉,朋友都做不成,但现在楚雅居然主动对别的男人动心了,李洋明再也无法镇定,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很欣赏的兄弟,李洋明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酸意,却又无可奈何。

“走,喝酒!”半晌后李洋明起身道,这一晚三个男人都醉得不省人事。

楚雅也失眠了,经过沈佳佳的挑拨,楚雅心底的那一点心动被无限放大,脑海里全是唐启,唐启的横眉冷对,唐启的自信淡然,唐启眼神里的那一丝欣赏……

披着睡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楚雅喃喃道:“原来思恋一个人的味道是这样的……”

第二天,唐启刚出门小秦便迎了上来:“唐少,去哪,我送你。”

唐启急忙道:“秦哥,你别这样叫我,叫我唐启就行,先去学校。”

小秦笑了笑道:“那我叫你唐哥吧。”

唐启劝说无果后也只能由着他了,两人互相称兄不道弟,虽然怪异但也和谐,车子一路畅通无阻的开到宿舍楼下,小秦也跟着唐启回到宿舍,打开门一看几个哥们大清早的又在撸了。

看到唐启,五人游戏也不管了,直接将站在门口的唐启拖了进去,然后在看到唐启身后的小秦,唐启急忙道:“那是我朋友,秦哥。”

程军客气的把小秦请了进来然后把门关上,道:“秦哥,你先做啊,我们得审审这小子。”小秦一脸笑意的点了点头。

程军板着脸道:“别以为找了帮手就能逃脱家法,坦白从宽!”

老二张强接口道:“抗拒从严!”

老四张山道:“还不从实招来!”

唐启笑道:“招什么?”

老五王志军道:“带套没有?”

“噗!”程军瞪了老五一眼却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只有唐启一脸恼怒道:“带你妹啊,老大,怎么说,那天是不是你喊的?”

打闹了一会儿,众人才正经起来,程军道:“老三,怎么你这两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本以为你是找地方舔伤口去了,没想到转眼就移情别恋啊,而且还是大三表演系的系花沈佳佳,你可是真人不露相啊。”

唐启纳闷道:“你们怎么知道她的,别瞎说,我跟她只是朋友。”

“你现在都是学校的名人了,你看看,论坛里一半的帖子都有你。”老四张山说着打开了学校论坛。

唐启凑上去看了看,果然如张山所说,什么《沈佳佳名花有主,男友疑是大二历史系唐启!》一连串类似的标题全被置顶,底下跟帖无数。

“三哥,你现在仇恨系数五颗星,出门要小心啊!”张山一脸同情道。

书评(197)

我要评论
  • 唐启请&毒水,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 &腐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 ,低头&然被一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 后厨里&杀鱼。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 手指上&,转眼

    "嘶…”唐启猛抽一口冷气,快速把鱼甩一边去,手指转眼已经肿成小萝卜了,伤口附近弥漫着一股金色,两排锋利的牙印整齐的留在手指上,转眼手指就开始发麻。

  • 差吗?&朋友也

    唐启随手接住,心里怒火开始往上涌,能在静禅包房里吃饭,肯定很有钱,这年头,有钱人素质都这么差吗?抢人女朋友也就算了,怎么还乱扔东西?

  • 看自己&,这玩

    唐启愣了愣,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生了锈的小铁碗,这玩意儿咋还是个假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