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还没吃完珠宝公司的人就了陆陆续续抵达,沈军严禁不回去去迎接,看得出来沈军此人的交际面很广,来人基本上都认识了,远远地就“沈董沈董”的叫个不停地,据说翡翠主人是沈军女儿的朋友各大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风声赶了过来,在询问了唐启的意见后一众警察把记者拦在了外面,记者们虽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留下设备一家派了一个人参加拍卖会,虽然不能拍照但文字报道也是不可缺少的。。...

饭还没吃完珠宝公司的人就已经陆续到达,沈军不得不出去迎接,看得出沈军此人的交际面很广,来人几乎都认识,老远就“沈董沈董”的叫个不停,听说翡翠主人是沈军女儿的朋友,这些人的态度更好了,都央求着提前见唐启一面,沈军当然不会同意,笑呵呵的顾左右而言其他,众人想生气都生不起来。

各大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风声赶了过来,在询问了唐启的意见后一众警察把记者拦在了外面,记者们虽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留下设备一家派了一个人参加拍卖会,虽然不能拍照但文字报道也是不可缺少的。

沈军为这次拍卖会专门腾出了酒店最大的会议室,各方面准备措施都很不错,唐启等人带着翡翠来到会议室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沈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请来了一个口才极好的拍卖师主持拍卖,其实不用拍卖师浪费口水,各大珠宝公司对这两块翡翠原料都是势在必得。

第一块拍卖的是冰种翡翠,翡翠刚从箱子里拿出来各大珠宝公司参加拍卖会带的代表的眼睛都红了。

“冰种正阳绿翡翠原石,重十四点五千克,底价八百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竞拍开始!”拍卖师宣布道。

“一千万!”

“这位先生出价一千……”拍卖师还没说完就被此起彼伏的报价声打断了。

“一千一百万!”

“一千两百万!”

……

拍卖师傻眼了,他根本没有插话的余地,直到价格上升到一千八百万时,报价的声音才少了许多。

“一千八百五十万!”

“好,这位先生出价一千八百五十万,还有没有出价的……”

“一千九百万!”

“这位女士出价一千九百万,还有没有出价的,一,二……”

“一千九百五十万!”

“这位先生出价一千九百五十万,还有没有出价的,一,二,三,成……”

“一千九百八十万!”

拍卖师硬生生的把最后一个字塞回嘴里,兴奋道:“这位女士出价一千九百八十万,还有没有出价的,一,二,三,成交!恭喜这位女士!”

冰种翡翠排出了一千九百八十万的高价,李洋明也愣住了,他的估价是一千万,拍卖价足足高了九百多万,周刚也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要知道这还只是冰种啊,还有一块玻璃种祖母绿还没拍呢,那可是仅次于翡翠中的王者帝王绿的玻璃种祖母绿啊,众人都开始兴奋起来,只有唐启还算平静,一千万和两千万对他来说是一个概念。

“现在开始竞拍最后一件拍卖品,玻璃种祖母绿翡翠原料,重七点三千克,它仅次于翡翠王者玻璃种帝王绿,拍下它就代表着在高端珠宝市场占据主动……”

拍卖师话还没说完台下的人眼睛都绿了,你特么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清楚,原本还信誓旦旦的众人在冰种翡翠拍出高价后都开始没底气了,他们很清楚这块玻璃种翡翠对自己公司来说有多么重要,更清楚这块翡翠落到竞争对手手里对自己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沈董,我要打个电话。”

“不好意思,我也要打个电话。”

……

众人纷纷站起身来,请求暂停,沈军一脸笑意的点头同意了。

众人也不出去,就在座位上便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其中一位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按了扩音键,会议室里响起了咆哮声:“我说了不惜一切代价!你是猪吗!七公斤的玻璃种,赔钱也要把它拍下来!嗯……这样,你别挂电话,我旁听。”

正在打电话的众人闻言脸色都变了,纷纷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瞬间会议室里响起了一片咆哮声。

拍卖师呆了,记者呆了,李洋明呆了,所有人都呆住了,沈军回过神来后悔道:“早知道就不请拍卖师了。”

唐启笑了笑道:“大家都没想到会这样,沈叔你准备得很周全,麻烦你了。”

拍卖会继续进行,台下出价的人人手一个手机,记者们一个个都愁着脸,这难得一见的奇景如果能拍下来就算不上头版,至少也得上专版啊。

很快报价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中突破了四千万,而出价声还在此起彼伏。

“四千一百万!”

“四千三百万!”

……

此时出价的人都苦着脸,现在众人都是赔着钱在出价,这块翡翠超过四千万就已经不赚钱了,但为了维护公司的市场,不得不出价。

最后玻璃种翡翠以五千一百万的高价被钟氏珠宝集团拍下,在成功拍下时这位钟氏集团的代表走路都快站不稳了。

沈军打起精神上台讲了几句话后宣布拍卖会圆满结束,拍下翡翠的两个公司代表和唐启来到一个小会议室进行交易,在律师的公证下,唐启的银行账户上的数字瞬间变成:71703000。

动作有些机械的唐启走出会议室就被兴奋的李洋明等人包围了,沈佳佳兴奋道:“大土豪,请客!请客!”

众人嬉闹了一会,看出了唐启情绪有异的李洋明拉着唐启往楼上走去,来到酒店大楼楼顶,广阔的天地让唐启心情一畅,李洋明手上不知何时提了两瓶酒,递给唐启一瓶然后自己打开了一瓶,李洋明走到天台边缘对着酒瓶喝了一口开口道:“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唐启闻言笑了笑,走到李洋明身边也喝了一口,酒精的辛辣让唐启精神一振,咂了咂嘴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李洋明道:“其实我很羡慕你,不是羡慕你的好运气。”

唐启失笑道:“羡慕我?”

“对。”李洋明点了点头,抬起酒瓶灌了一大口擦了擦嘴才道:“我羡慕你的人生,你今天所拥有的全是你自己拼搏来的,而我,出生就拥有一切,别人为之努力奋斗的我都有,钱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数字,说心里话,活到今天我还不知道我为什么活着,是不是很可笑?”

唐启摇了摇头,喝了一口酒没说话,李洋明的话让他有些错愕,但更多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

“你是不是很不适应,突然从屌丝便成了高富帅?”李洋明突然笑道。

唐启点头又摇了摇头,失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高富帅。”

李洋明道:“你说了不算,别人认为你是你就是。”

唐启愕然,连喝了两口酒,往常并不怎么喝酒的他不知为何开始喜欢上了酒精的味道。

李洋明又道:“有钱了准备做什么?”

唐启茫然的摇了摇头,半晌才道:“先让父母家人过上好日子,其他的还没想过。”

“什么时候回家,带我去看看。”李洋明笑了笑道。

唐启一愣,笑道:“好。”

酒喝完,李洋明已经有了一丝醉意,唐启却还很清醒,将李洋明扶到沈军早已为其准备好的房间,唐启便准备离开了,听到唐启要走,沈佳佳道:“唐启,我送你回去吧。”

唐启笑着拒绝了,辞别众人,出了酒店的唐启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李洋明的一番话让他感触良多,脑海里思绪翻飞,直到手机铃声响起,唐启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来到了以前打工的饭店。

“唐启,我爸爸出来了!”电话刚接通便响起了米琪惊喜的声音。

唐启楞了一下,心里知道这肯定是龙老的原因,开心道:“真的?”

“嗯!我今天要回家了,有时间我介绍爸爸给你认识。”

“好。”唐启笑道。

挂断米琪的电话唐启迈步走进了饭店,老板看到唐启便迎了过来,不悦道:“小唐,你这几天咋回事,不来也不说一声!”

唐启有些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李叔,这两天有点事,太突然了没来得及跟你说。”老板以前对唐启还不错。

老板脸色稍缓,问道:“那你以后还来上班吗?”唐启摇了摇头道:“李叔,最近有点忙。”

老板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道:“好吧,等等我把工资结给你。”老板说着便向柜台走去。

唐启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李叔,我这还没一个月呢。”

“你一个学生在外不容易,拿着,以后想来随时可以来,你杀鱼的技术是咱们这里最好的,你这一走我还不知道去哪找人呢。”老板递给唐启一个信封。

唐启只能道谢,心里有些感动。

刚走出饭店唐启就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转头一看,人行道上沈妙莲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唐启有些恍惚,在认识高见之前,每天沈妙莲都会像现在这样等自己下班,那时候虽然寝室的哥们都劝自己,但唐启不信……

往事如浮云在心头掠过,再看向沈妙莲时唐启眼神里没有半点情绪,淡淡道:“你来做什么?”

“等你啊。”沈妙莲笑吟吟的便要挽住唐启的手,动作一如从前,但人还是情已非,唐启向后退了一步躲开沈妙莲的手。

沈妙莲的眼里闪过一道失望,看着唐启道:“我请你吃饭。”

唐启怒道:“你不去跟高见吃饭,来找我干什么!”

看到唐启发怒,沈妙莲眼里反而闪过一道喜色,开口道:“给我一个机会,就当我感谢你以前对我的照顾。”

唐启闻言语气缓和了许多,道:“不用了,我刚刚吃过。”

“那我请你喝酒吧。”沈妙莲紧接着道。

唐启迟疑了一下才点头道:“好,吃完这顿饭咱们好聚好散。”

唐启拒绝了沈妙莲去酒吧的提议,带着沈妙莲来到一家环境优雅的西餐厅。

“给这位女士来一份意大利炒面,我来一杯咖啡。”唐启对迎上来的服务生道。

沈妙莲接口道:“再来两瓶红酒。”

听到唐启点了自己最喜欢吃的炒面,沈妙莲微微失神,半晌才温柔的看着唐启道:“你恨我吗?”

唐启摇了摇头,开口道:“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刻在唐&放,很

    即便已经过去三天,那情景依然像刻在唐启脑子里一样,不停在唐启眼前回放,很快唐启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杀回学校,把那高富帅约出来,决一死战!

  • 听着外&里一边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 楚了,&根本不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启猛抽&指转眼

    "嘶…”唐启猛抽一口冷气,快速把鱼甩一边去,手指转眼已经肿成小萝卜了,伤口附近弥漫着一股金色,两排锋利的牙印整齐的留在手指上,转眼手指就开始发麻。

  • 样是狂&,转而

    今天的情景,跟三天前简直一模一样,同样是狂风暴雨的夜晚,他深爱七年的女友选择跟他分手,转而投入高富帅的怀抱。

  • 时,一&从包房

    就在唐启发呆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从包房冲出来,对着男子离去的方向骂道:“高德,你个大骗子!到底识不识货!摔坏了我的青铜器,你赔得起嘛!”

  • 疫苗啥&的,但

    手指上残留的金色还在不断的往伤口里渗透,唐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个破伤风疫苗啥的,但转念想了想,去医院又要挂号,做化验什么的,一趟下来,至少得花好几百,他已经没钱再挥霍了。

  • 贴上,&静禅包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