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楚雅几人脸上都一脸兴奋,听见周围的话语声又有些吃惊,仅有李洋明还稍显镇静,他明白两块玻璃种翡翠原料对珠宝公司来说之意着什么。半晌后,李洋明仿若想起什么脸色一半晌后,李洋明好似想到什么脸色一变,低声对楚雅几人道:“佳佳那块,我这块都是唐启选的。”楚雅等人闻言皆一愣,随即看向唐启的眼神里布满了骇然。。...

一旁的楚雅几人脸上都满脸激动,听到周围的话语声又有些惊讶,只有李洋明还略显镇定,他知道一块冰种翡翠原料对珠宝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

半晌后,李洋明好似想到什么脸色一变,低声对楚雅几人道:“佳佳那块,我这块都是唐启选的。”楚雅等人闻言皆一愣,随即看向唐启的眼神里布满了骇然。

此时解石机上的毛料露出的翡翠越来越多,沿边切出来的的四个切面都露出了翡翠,里面有八成的概率是翡翠,解石机老板的手有些颤抖,脸色激动有些紧张的说道:“小兄弟,你自己来?”

唐启笑了笑道:“好!”说着接过老板手中的切刀,随着一块块碎石的剥离很快一块十来公斤的翡翠便暴露在众人的眼中。

“真美啊……”

“我艹!”周围众人都长大了嘴,脸色既激动又羡慕,盯着翡翠的目光露出浓浓的嫉妒和贪婪。

“这么大的冰种正阳绿就连缅甸公盘也不多见,没想到我们这里竟然出了!”广场上的人群沸腾了,听到里面的人的惊呼声外围的人又站不住了,竟开始搭起了人墙。

唐启开动切磨机开始打磨,解石机老板已经呆住了,李洋明急忙走过来帮忙泼水,看到这么漂亮的翡翠,李洋明也忍不住有些嫉妒,但很快就调整了心情,激动的对唐启道:“兄弟,你这运气没得说!”

唐启抹了一把汗水,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运气特别好。”唐启其实并不怎么了解翡翠的品质,对自己这块翡翠的价值没有什么概念。

楚雅也看着唐启手上的翡翠发起了呆,不自觉的喃喃道:“好漂亮!”

广场上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辆车,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开车来的人只好将车停在外围,自己爬到车顶上往里看,可惜距离太远了,只能看到模糊的绿色,于是在手下的帮助下不停的往里面挤,人群里响起一阵怒骂。

“老弟,不行,这里人太多了,怕是要出事!”解石机老板一脸担忧。

楚雅几人的脸色也有些凝重,李洋明掏出手机道:“我打个电话。”

唐启并不知道李洋明电话打给谁,不过在李洋明挂断电话后,很快便传来一阵警笛声,一辆辆警车停在了广场上,看到警察沸腾的人群终于冷静下来。

一位中年警官穿过人群来到众人面前,对李洋明客气道:“李少,你好。”

李洋明笑着跟男子握了握手道:“周局,麻烦你了。”

周局的脸色有些苍白,略显后怕的说道:“不麻烦,我还要感谢你的提醒,要是这里出了事后果我没法想象。”

“哦,对了,唐兄弟,这位是周局长,周局长,这位是我兄弟唐启。”李洋明介绍道,周局长客气的跟唐启握了握手,看向唐启的脸色带着好奇。

“唐兄弟,快把最后一块毛料解了,我很期待你还能开出什么。”李洋明笑着道。

唐启点了点头,将最后一块毛料放到切刀下面,看到又要解石人群又开始激动起来,周局长不懂解石,见状也好奇的看向解石机。

“涨了!”

“又涨了!”

“涨了!高绿!种水还看不出来!”

前排的人激动的不停高呼,外围的人听到后着急的直跳脚,但看到警察围起的人墙又不敢乱动。

此时切面上露出了一小块浓浓的绿意,唐启没理激动的众人,将毛料翻了一面继续下刀。

“又涨了!”

“这是……祖母绿!”

“我艹,真的是祖母绿!”

“看种水!看种水啊!”

“玻璃种?”声音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人群集体失声。

“真是玻璃种,玻璃种祖母绿,天啊!”

……

“让让!麻烦大家让一下,我是钟氏珠宝公司的,我们要买翡翠!”

“我是凯明集团的……”

国内著名的三大珠宝商都来了,其它小一点的珠宝商更是不计其数,场面再次失控,周局长顾不得心中的诧异急忙高声指挥着警察维护秩序。

呆滞的李洋明几人被周局长的声音惊醒,李洋明急忙道:“周局长,告诉大家下午四点我们会在佳诚酒店举行拍卖会。”说完李洋明又对沈佳佳道:“佳佳,快通知你爸,叫他把场地准备一下!”

沈佳佳一愣才反应过来,急忙掏出手机给父亲打电话,她知道这对父亲的生意有多么大的好处,果然电话里父亲的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兴奋之意。

唐启也加快了解石的速度,很快便掏出两个拳头大的翡翠,几人在警察的包围下穿过人群坐上了警车,唐启也没想到自己这两块翡翠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如果不是李洋明帮忙,唐启无法想象后果会怎样。

在唐启等人走后,唐启用过的解石机瞬间被众人哄抢,赌石的人特别相信运气,人人都想沾点唐启的好运气。

华南南厂解石连续四次大涨,连续出了冰种,玻璃种的消息不翼而飞,各地赌石商人纷纷前往华南,一段时间内华南的商业指数竟上升了不少,而唐启的名字也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一时间打听唐启消息的人不计其数。

警车直接将唐启等人送到佳诚大酒店,路上周局长有些不解的看向唐启身旁的翡翠,诧异道:“这翡翠虽然很漂亮,但也不至于让人疯狂吧。”

李洋明笑了笑道:“周局,这两块翡翠至少值五千万。”

周局身体一颤,警车向离铉的箭一样冲出一段距离才平稳下来,周局长脸色发白,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五千万?”在李洋明笑着点了点头后周局长一脸复杂的看了看唐启,又急忙转过身去,背对着两人的脸上五味杂陈,自己辛辛苦苦半辈子还不如别人砸两块石头,周局长好半晌才调整好心态,不过看向翡翠的眼神却是充满了紧张。

唐启也有些呆滞,他知道翡翠值钱但没想到这么值钱,五千万啊,唐启的双手不自觉的紧握,半晌后才面带笑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兄弟,你不知道?”看到唐启的脸色李洋明纳闷道。

唐启点了点头,李洋明失笑道:“我说你怎么这么冷静,让我自叹不如,原来你居然不知道,哈哈……”笑过之后李洋明又道:“我现在真的怀疑好运之神是不是你干爹,你选的四块毛料全部大涨,尼玛!还好我听了你的。”李洋明脸上又嫉妒又庆幸,心情复杂的他忍不住爆了粗口。

唐启闻言也笑了笑,心里却暗自后悔,自己今天好像太高调了,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就成了小白鼠,回去一定得好好了解一下赌石。

沈佳佳的爸爸叫沈军,身材微微发福,脸上总是带着一道爽朗的笑容,警车停在酒店门口时沈军已经带着人在门口迎接了,李洋明等人跟沈军很熟悉,互相寒暄过后沈军便领着众人走进一个豪华的大包间,而周局长还在门口安排人手守卫,听闻要拍卖价值五千万的东西,周局长丝毫不敢怠慢。

“爸,快弄点吃的。我们午饭都还没吃,快饿死了!”刚进包间沈佳佳就埋怨道。

沈军闻言急忙点头道:“好,马上就来。”

唐启掏出手机看了看,大惊失色的开口道:“完了,我下午有课!”

“噗哧……”

“哈哈……”

众人看到一向表现的很稳重的唐启突然失态,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没想到竟冒出了这么一句话,纷纷大笑起来。

“马上就是身家上千万的大富豪了,还怕缺课吗?”楚雅戏谑道。

这是楚雅第一次主动跟唐启说话,看到楚雅脸上的表情,唐启微微失神,说实话楚雅真的很美,身上带着一股成熟知性的气息,光是容貌就略胜其他几女一筹,论气质更是天差地别,上午是因为唐启心里有隙自动忽略了,而此刻唐启的心弦不经意间便被拨动。

看到唐启的眼神,楚雅脸色有些不自然,急忙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但心里却是微微窃喜,之前唐启的态度对楚雅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打击,她还从未遇到过像唐启这样对她不屑一顾的异性,而且唐启的性格很对她的胃口,此时唐启的态度对楚雅来说像喝了一口蜜一样。

唐启回过神来也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一堂课而已,不经意间唐启的心态也开始转变,发现自己的变化后唐启心里暗叹:钱果然是具有魔力的东西,就算自己不在乎,但处事态度仍然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不知道以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唐兄弟在想什么?”唐启被李洋明的声音惊醒,这才发现众人都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

李洋明笑道:“你今天收获这么大怎么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唐启笑了笑道:“我只是有些不适应,以前像这样的地方我只能远远的看一眼,上课迟到几分钟会担心老师的态度,吃一顿饭要算着这个月还剩多少生活费,谈个女朋友要担心她会不会嫌弃我的家庭,现在,呵呵!”

几人闻言都沉默了,虽然他们不曾体验唐启口中的生活,但内心仍然被触动,看向唐启的脸色都有些复杂。

“刚刚还听你们笑得挺开心的,怎么现在一个个都开始思考人生了?”沈军推门带着周局长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道。

沈佳佳笑道:“老爸,你说对了,我们就是在思考人生。”

“哟呵!小丫头片子你还跟我谈人生,说来听听。”沈军失笑道。

几人说说笑笑,菜很快就端了上来,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的众人对着满桌子的菜大口朵颐,饭桌上唐启也知道了周局长的名字,周局长叫周刚,具体职务没说。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德,你&”

    就在唐启发呆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从包房冲出来,对着男子离去的方向骂道:“高德,你个大骗子!到底识不识货!摔坏了我的青铜器,你赔得起嘛!”

  • 这年头&东西?

    唐启随手接住,心里怒火开始往上涌,能在静禅包房里吃饭,肯定很有钱,这年头,有钱人素质都这么差吗?抢人女朋友也就算了,怎么还乱扔东西?

  • 要了个&间的时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 的,但&来,至

    手指上残留的金色还在不断的往伤口里渗透,唐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个破伤风疫苗啥的,但转念想了想,去医院又要挂号,做化验什么的,一趟下来,至少得花好几百,他已经没钱再挥霍了。

  • 耳朵听&在他脑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子天天&,估计

    "草!一朝倒霉,事事不顺,老子天天杀鱼,竟然还被鱼给咬了!”唐启忍不住破口大骂,扭头再找那金色海鱼寻仇时,那海鱼已经不见踪影,估计是顺着下水道的口,钻进去了。

  • 含铜量&期,价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 的海鱼&眼已经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 在餐厅&听着外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