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启有些惊诧的看了看李洋明,笑了笑后转身问老板道:“老板,哪里也可以解石?”老板道:“前面的广场,但是要交一点儿租金,我也可以让人帮你们把毛料送过去的。”“好,那我也挑两“好,那我也挑两块,李哥来帮我一下。”唐启招呼着李洋明往里走去,仓库里最好的两块其中一块大概有七八十斤,唐启一个人还真搬不动,李洋明帮唐启把毛料从货架上搬了下来,喘了口气道:“兄弟,你这两块料子可不像出翡翠的啊。”。...

唐启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李洋明,笑了笑转身问老板道:“老板,哪里可以解石?”

老板道:“前面的广场,不过要交一点租金,我可以让人帮你们把毛料送过去。”

“好,那我也挑两块,李哥来帮我一下。”唐启招呼着李洋明往里走去,仓库里最好的两块其中一块大概有七八十斤,唐启一个人还真搬不动,李洋明帮唐启把毛料从货架上搬了下来,喘了口气道:“兄弟,你这两块料子可不像出翡翠的啊。”

唐启笑了笑道:“石不可貌相,我感觉不错。”

几人都选好后,老板便叫来几个小伙子用推车将几人毛料装了起来,这次看到唐启眼都不眨的刷了六十万没人觉得诧异了。

“老板,你看我们买了这么多是不是应该给点优惠啊。”唐启笑道。

老板也是个爽快人,闻言点头道:“行!我再免费送你们一块毛料,怎么样?”

“老板你是个耿直人!”唐启恭维了一句,然后指着角落一块七八公斤的毛料对沈佳佳道:“沈佳佳同学,那块,老板送你的。”

“我?”沈佳佳诧异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嗯,不重,快去抱过来!”唐启点头道,沈佳佳这才有些不解的跑过去把石头抱了过来放到推车上。

很快几人就在老板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小广场前,说是广场其实就是一块比较大的空地,空地上摆着十台半自动解石机,此时,正在解石的机器前围满了人,解石的人很多,众人等了十来分钟才有一台解石机空了下来。

李洋明急忙上去交了租金,一个小时一千块,李洋明道:“佳佳,你那块先解吧。”沈佳佳的那块在最上面,而且小,解起来比较快。

“你们自己解还是我们帮你们?”解石机老板问道。

唐启道:“这块我们自己解,待会再麻烦你们。”说完唐启便将毛料放到机器上,随意的便切了下去,看到唐启的动作解石机老板摇了摇头,但没说话。

李洋明对这很熟悉,在唐启切开后便用水在切面上了冲洗了一下。

“涨了!哈哈……”李洋明大叫,平时看起来挺稳重的他此时激动的像个小孩子。

“真的?”

“真涨了?”

闻言众人都脸色激动的围了过来,果然看到切面上已经露出了绿色,楚雅三女还是第一次看到石头里蹦出翡翠,脸上都有些兴奋,

唐启没看激动的众人,将毛料翻了一面继续下刀。

“又涨了,高绿啊!”这下惊呼出声的是毛料老板,听到呼声其他解石机面前的人都涌了过来。

“芙蓉种!艳阳绿,大涨!大涨啊!”

“小兄弟,你这毛料卖不,我出五十万,剩下的风险我来帮你承担。”围观的众人中有人高呼道。

“我出七十万!”

“八十万!”

听到众人的报价,李洋明问询的看向唐启。

唐启摇了摇头,抬头道:“不好意思,各位,半赌毛料我们不卖。”

楚雅三女都露出异样的神色,免费送的居然能赚这么多钱,惊讶过后李琴一脸羡慕的看着沈佳佳道:“佳佳,你运气真好!”

沈佳佳开心的笑道:“都是唐启的功劳。”楚雅和李琴闻言都不说话了,看着正在解石的唐启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唐启就从毛料里掏出一块拳头大的翡翠,打磨过后,翡翠便揭开了纱衣露出她让人疯狂的面容,在阳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彩。

“小兄弟,我出一百八十万!”

“一百九十万!”

“一百九十五万!”

听到周围众人疯狂的报价声,唐启转头看向沈佳佳道:“沈佳佳,你要卖吗?”

沈佳佳有些迟疑,看了看唐启手上漂亮的翡翠,有些不舍的摇了摇头道:“我不卖。”

听到主人不卖,周围报价的人只能作罢,但仍未散去,等着看唐启他们解石。

唐启闻言有些诧异,不过想想也是,能开得起跑车的人怎么可能缺钱,将翡翠交给沈佳佳,唐启便坐在一旁休息。

“我来解。”范文博抱起自己的毛料放到解石机上开始解了起来。

看着周围人群的表情,唐启心里有些感叹,赌石果然有它独特的魅力,这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的刺激让无数人为之疯狂,就连一直都很淡雅的楚雅脸上都失去了平静。

范文博的两块毛料很快解开,都垮了,范文博有些沮丧,本以为自己也能赌涨,没想到两块都赔了,四十万他并不放在眼里,但这种失败的感觉让他很难受。

连垮两块之后周围的人散去了不少,李洋明拍了拍范文博的肩膀,走上去解自己的毛料,解的第一块是他自己选的。

第一块垮了,不过李洋明的表情仍然很淡定,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自控力极强的人,李洋明将第二块毛料看着旁边休息的唐启道:“兄弟,这是你选的,你运气好,来帮我切第一刀。”赌石的人都很迷信,特别相信运气这种说法。

唐启笑了笑,走上去开动机器就要下刀,旁边的老板实在看不过去了,出言道:“小兄弟,你不画线?”

“不用。”唐启说着便切了下去。

“出雾了!”李洋明将水泼了上去便大叫起来,此时切面上刚好露出泛着绿色的白雾。

“李哥,你来擦。”唐启说着让开了位置。

李洋明笑着应了一声便开始打磨起来。

“涨了!”

“又涨了!”

除了李洋明这个主人最激动的莫过于毛料老板了,他那里买的毛料连连切涨,等消息传开他的生意绝对要好上不少。

“小伙子,继续!种水还没出来。”旁边有人催促道。李洋明笑了笑又继续解了起来。

第二刀切开之后,切面上露出了一大片绿意。

“金丝种瓜皮绿!大涨啊!”

刚刚散去的人瞬间又围了过来,所有人看向唐启几人的目光都有些怪异,平时数月难得一见的大涨这群人连续出了两次,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小伙子,半赌毛料卖不,我出一百万!”

只要有人解石就有人报价,金丝种瓜皮绿并没有沈佳佳的芙蓉种好,但李洋明这切面露出的翡翠很大,众人的报价自然高。

李洋明闻言目光向唐启看去,唐启一愣,笑道:“李哥你自己看着办。”

李洋明迟疑了一下便大声道:“我不卖,我自己解!”事实证明李洋明是对的,毛料里掏出了近四公斤的翡翠。

看着手上漂亮的翡翠,李洋明激动的不可自抑,赌石他玩了好几年了,一直都是赚少赔多,直到今天才终于大涨一次,李洋明感觉比成功推倒自己追求已久的女神还爽,激动的拉着唐启的手说不出话来。

最后李洋明也选择不卖,他的原话是:“这是我第一次大涨,对我来说有很重要的纪念意义,我要把它放在我的床头柜上。”闻言有些无语的唐启只能在心里感叹:有钱果然任性……

周围的人对唐启他们恨得牙痒痒的,连续两次大涨切出的翡翠都不卖,看得见摸不着,很多人都还在竭力的高声劝解着,唐启有些不理解,这翡翠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

在李洋明解玩之后,路权也开始解自己的毛料,一涨一赔,涨也是小涨,将翡翠卖掉之后赚了几万块,虽然不多但路权也很高兴。

最后只剩下唐启的两块毛料了,唐启在解石机老板和毛料老板的帮助下才把那块重近百斤的毛料搬到解石机上。

“老板,这块麻烦你帮我解。”唐启对解石机老板道。

解石机老板点了点头便走了过来,在毛料上划了线准备下刀,看到老板划的线唐启就皱了皱眉,按老板画的线这一刀下去,里面的翡翠就要被切成两块,唐启顾不了许多走上前去开口道:“老板,按我画的线切吧。”说着唐启在毛料上划了两条线。

解石机老板皱了皱眉,恼怒道:“你确定?”

唐启点了点头道:“嗯,我感觉这样好些。”

“好!”解石机老板点了点头便开始解了起来,反正不是自己的,他才不管会不会破坏里面的翡翠。

一刀切完,唐启用水泼在切面上,翡翠刚好露出来,老板呆住了,周围所有人都呆住了,一阵吸气声后解石机旁安静得落针可闻。

过了良久,毛料老板才嘴唇颤抖着道:“冰种……正阳绿……”

“冰种!这里切出冰种了!”

一声高呼,广场上的人如潮水般源源不断的涌了过来,就连赌石街上的人听到呼声后也拔腿就往广场跑但此时唐启所在的解石机旁已经挤满了人,外围的人拼命的想往里挤,眼看场面就要失控,前排楚雅几人被推着往里涌,唐启急忙让几女站到解石机上,三女站上去后都感激的看了唐启一眼。

周围的人都有些慌乱,解石机老板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扩音喇叭高喊到:“外面的人别挤了,已经没法解石了,再挤谁都看不到冰种!”老板说话很有艺术,一句看不到冰种对这些人来说相当有用。

在老板的高喊下,外面的人终于不再挤了,大家都意识到了危险,人群渐渐的往后退了几步,但外围众人还是不停的蹦跳着想要看清里面的情况,有的人从店里找来椅子板凳站在上面往里看。

唐启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解石机老板笑道:“小兄弟,没事了,继续解石吧。”

唐启佩服道:“老板,真有你的!”

老板笑了笑道:“这样的情况这里发生过很多次,大家都有准备!”唐启这才释然,继续跟老板解起石来。

“小兄弟,你是个高手!”老板看着切面有些佩服的看向唐启。

唐启笑了笑道:“都是瞎蒙的。”闻言老板也笑了笑没再说话,两人埋头苦干。

“小哥,你这块翡翠解出来要买吗?”有人问道,唐启这才发现自己解石居然没人报价,有些奇怪的抬起头来,这才发现众人都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唐启道:“解出来卖,半赌不卖!”

闻言众人大喜,纷纷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因为打电话的人太多,周围太嘈杂,众人讲电话的声音都很大,电话的内容都千篇一律:

“喂,经理,南厂有人解出冰种正阳绿,大概有七八公斤,好嘞!我等你!”

书评(143)

我要评论
  • ,一边&里一边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 小女孩&向骂道

    就在唐启发呆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从包房冲出来,对着男子离去的方向骂道:“高德,你个大骗子!到底识不识货!摔坏了我的青铜器,你赔得起嘛!”

  • 又要挂&经没钱

    手指上残留的金色还在不断的往伤口里渗透,唐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个破伤风疫苗啥的,但转念想了想,去医院又要挂号,做化验什么的,一趟下来,至少得花好几百,他已经没钱再挥霍了。

  • 个声音&之60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唐启耳边:“青铜簋,含铜量约百分之60,中度腐蚀,建造于周朝时期,价值不菲。”

  • &毒一下

    找领班要了个创可贴贴上,唐启请了半天假,寻思一会儿找个药店,买点消毒水,好好消毒一下,路过静禅包间的时候,里面突然飞出一个小铁碗,正好砸在唐启身上。

  • 炸开一&黑压压

    "轰…轰隆…”天边响起震耳的雷声,像是要把天空炸开一般,乌黑的云黑压压的笼罩在头顶上,低的恨不得直接砸在地面上。

  • 那声音&接回荡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唐启&漫,转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