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佳给了唐启一个歉意的眼神,唐启笑了笑挥手示意自己不在意,唐启是一个不太在意别人看法的人,毕竟自己关怀的人不包括。一行七人浩浩荡荡的走在大街上,帅哥美女的组合非常亮一行七人浩浩荡荡的走在大街上,帅哥美女的组合相当亮眼,回头率极高,一路上没人跟唐启说话,从几人的谈话中唐启知道了说话的两个男子一个叫范文博,一个叫路权,另一个不太说话的男子叫李洋明,雅姐叫楚雅,另一个女子叫李琴,除了沈佳佳其他人都不是本地人,来到华南好像是为了买礼物给长辈祝寿。。...

沈佳佳给了唐启一个歉意的眼神,唐启笑了笑示意自己不在意,唐启是一个不太在乎别人看法的人,当然自己关心的人除外。

一行七人浩浩荡荡的走在大街上,帅哥美女的组合相当亮眼,回头率极高,一路上没人跟唐启说话,从几人的谈话中唐启知道了说话的两个男子一个叫范文博,一个叫路权,另一个不太说话的男子叫李洋明,雅姐叫楚雅,另一个女子叫李琴,除了沈佳佳其他人都不是本地人,来到华南好像是为了买礼物给长辈祝寿。

华南是一座古城,旅游景点极多,华南的古玩市场在省内都是比较出名的,这些还是唐启从网上了解到的,说实话虽然在华南读了一年大学,但唐启对这座城市还相当陌生,家庭条件不太好的他活动范围基本就在学校周围一千米以内。

几人在沈佳佳的带领下来到城南的一跳古街道,踏入这条街唐启便楞了一下,这里竟比黑市还热闹,一眼望去街道两旁全是地摊,街上人头涌动,唐启有些兴奋,现在的他一看到古玩就想认证自己所学。

看到大街上这么拥挤,除了唐启其他人都有些皱眉,但还是向前走去,几人随着人流缓缓而行,唐启有些失望,这一路上的地摊仅凭双眼唐启也看出了不少假货。

“小雅,你看看这块玉怎么样?”范文博从身边的摊位上拿起一块玉问道。唐启闻言心里一动,差点把正事忘了,看了看范文博手中的玉,唐启忍不住笑了笑。

“你笑什么?”范文博有些恼怒的看向唐启。

唐启没心情搭理,指了指前面的一家店对身旁的沈佳佳道:“我去那里看看。”

几人闻言看向唐启指着的店面,一个大大的招牌上写着“宝玉斋”三个字,楚雅道:“一起去吧。”说着便跟着唐启向店门走去。范文博狠狠的瞪了唐启的背影一眼,虽然不满但也跟了上去。

走进宝玉斋,唐启便顾不了众人了,自己沿着柜台看了起来,这家店经营的全是玉器,各种玉石琳琅满目,煞是迷人。

“这小子在干嘛?他想买玉?真会装!”看到唐启的行为,路权一脸鄙夷的说道,唐启一身上下全是地摊货,而这里的玉器价格动辄成千上万,另外几人也有些疑惑,只是没像路权这样直言,楚雅有些不满的瞪了路权一眼,也走到柜台边看了起来。

“这块玉给我看看。”唐启指着柜台对店员道。

“好的,先生,这是一块古玉,是我们店主打的精品。”店员一脸职业微笑的答道,素质挺高。唐启接过玉时,楚雅几人也围了过来,看到唐启手上的玉眼睛都亮了一下。

“和田玉,150年……有可吸收能量,是否吸收?”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启有些失望,这块玉看上去色泽饱满、沁色自然、包浆滋润,初时唐启还以为这是一块古玉,没想到也是近代仿的,看了看标价,四十万。

“我再看看。”唐启把玉还给店员。

“我没说错吧?怎么看他也不可能买得起,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刚被楚雅瞪了一眼的路权见状便跳了出来,一脸不屑的看着唐启。唐启有些恼怒,不理他他还得寸进尺了,这人从哪来的优越感!

“看什么看,土包子!”看到唐启的目光,路权眼睛一瞪骂道。

“小权!”一直不说话的李洋明出声喝到。路权闻言缩了缩头,有些畏惧的看向李洋明道:“明哥,我没说错,佳佳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带着这个土包子简直丢我们的脸。”

沈佳佳闻言一脸恼怒,心里也有些后悔带唐启出来,有心为唐启说话却不知道怎么反驳。

唐启笑了,淡淡道:“同样是爹妈生的,不过我出生时没有含着金钥匙,我的脸不像你们镶着金边,但我面天对地心无愧,我一直认为脸是别人给的自己挣的,不过今天面对你们,我才知道原来脸也是天生的。”唐启说完对沈佳佳道:“沈佳佳同学,我就不陪你们了,再见!”唐启说完没看几人脸色转身继续看起了玉石。

听完唐启的话几人都愣住了,本以为唐启会甩袖而走,没想到他却云淡风轻的看起了玉石,几人脸色都有些变化,李洋明眼里有着一丝莫名的笑意,而楚雅三女却是有些愕然,只有路权和范文博回过神来就要去找唐启算账,却被李洋明制止了:“怎么,还不嫌丢人吗?”路权两人悻悻作罢,看向唐启的目光里充满了愤怒。

“佳佳,这人是你同学?”楚雅问道,沈佳佳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难看。

楚雅继续问道:“怎么,他很有本事?”

“我也是听说的。”沈佳佳的脸色有些迟疑。

李洋明开口道:“听说什么,说来听听。”

“他是龙老的徒弟,昨天……”沈佳佳便把自己从父亲口里听来的传闻讲述了一遍。

几人听完都沉默了,路权和范文博两人脸上都闪过一道惧意,而其它三人脸上则布满了惊异,还有一丝悔意。

“佳佳,你怎么不早点说。”李琴有些埋怨的说道。

沈佳佳道:“我父亲也是听来的,我不太确定,本来想看一下他的表现再说,哪知道你们……”说着沈佳佳瞪了路权和范文博一眼。

范文博嘴硬道:“不可能,看他的样子怎么可能是龙老的徒弟!肯定是假的。”

李洋明喝道:“闭嘴,不管他是不是,你们今天的态度也是不对的,他说的不错,脸是别人给的自己挣的,你们有什么可炫耀的。”路权和范文博两人不敢还嘴,脸上一片悻悻之色。

几人不再说话,但注意力都放在了相隔不远的唐启身上。

唐启自然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急需一块玉来做实验,心神全都放在了柜台上。

咦!

唐启突然走到最里边的柜台前,一块没有标价的玉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块玉像刚从土里刨出来的,布满了土色,唐启让店员把玉拿了出来。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古玉,一千六百三十年……发现高品质可吸收能量,建议吸收!”

手指像第一次没电时一样发出了无比强烈的渴望,唐启眼睛一亮,但还是控制了情绪对店员道:“这块玉多少钱?”

“先生,麻烦您稍等一下。”店员说完向里间走去,不一会儿,一位老者跟着店员走了出来。

店员为唐启介绍道:“先生,这是这块玉的主人,也是我们店的鉴定师何老。”听到店员的介绍,附近的人都围了过来,其中就有楚雅一行人,看清唐启手上的玉后众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小伙子,你要买这块玉?”何老有些狐疑的看向唐启。

唐启点头道:“是的,老先生,您开个价。”

何老道:“一百万。”听到何老的报价众人一片哗然。

唐启迟疑了一下便点了点头,这块玉应该是保存失法遭到了破坏,否则这个价格翻倍都不一定能买到,唐启买玉也只是给手指吸收,一百万可以接受。

见唐启点头,何老眼睛亮了一下,开口道:“你懂玉?”

唐启点头道:“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块南北朝古玉,只是保存不当失去了它的本来面目。”

“这小子疯了吧,南北朝古玉?”

“怎么可能?”周围的人一阵哄笑,看向唐启的眼神就像看白痴一样,楚雅等人也一脸古怪。

“哈哈……”何老开心的笑了起来,将玉拿到手里轻柔的抚摸着,半晌才道:“宝物蒙尘许久,直到今天才遇到识货之人,小伙子你了了我一个心愿。”何老有些感激的看向唐启。

“什么!”哄笑声戛然而止,众人看向古玉皆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何老没理众人,看着唐启继续道:“这块玉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我的父亲不懂玉,将它扔在了厨房的角落,直到我前年回家才偶然发现,可惜已经成了这副模样,我老了,膝下也无子女,已经没有精力盘玩了,就想替它寻找一个明主,没想到第一个识货的人竟是你这么个年轻人。”唐启笑了笑,如果不是手指,自己绝对不会发现。

“既然你是懂玉之人,这块玉你五十万拿走吧,可惜我见不到它重现传世古玉的风采了,唉!”何老的神情有些萧索。

唐启迟疑了一下才笑道:“那就多谢老先生了。”

众人都一脸艳羡的看着唐启,传世古玉啊,养好之后五十万翻个十倍都不止,奈何自己没有那个眼力,羡慕也羡慕不来,楚雅等人也是一脸复杂。

“先生,您是转账还是刷卡?”店员问道。

“刷卡。”唐启把银行卡递给了店员。

见状,路权和范文博脸色都白了,想起刚刚自己的所为,路权心里面一群草泥马奔驰而过,你特么刷个五十万眼都不眨一下,就不能给自己买一套好点的衣服吗,不要这么坑人好不好。

唐启当然不会知道路权的心声,将拿着古玉的手塞进裤兜里,食指放在古玉上,确定吸收,一阵暖流从食指涌入身体,体内传来的舒爽感让唐启忍不住想要呻吟。

“能量饱和,是否进化?”舒爽感过后,唐启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个界面。

“是。”

书评(225)

我要评论
  • 唐启差&接回荡

    唐启差点蹦起来,这次他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根本不是他用耳朵听见的,而是直接回荡在他脑海里。

  • 械的坐&里一边

    唐启机械的坐在餐厅后厨里,一边听着外面的雷声,手里一边杀鱼。

  • 的海鱼&眼已经

    正想着,唐启右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手指竟然被一条浑身金色长相丑陋的海鱼给咬了,此时血液正快速的往外弥漫,转眼已经把金色的鱼染成了红色。

  • &风暴雨

    今天的情景,跟三天前简直一模一样,同样是狂风暴雨的夜晚,他深爱七年的女友选择跟他分手,转而投入高富帅的怀抱。

  • 透,唐&再挥霍

    手指上残留的金色还在不断的往伤口里渗透,唐启想去医院检查一下,打个破伤风疫苗啥的,但转念想了想,去医院又要挂号,做化验什么的,一趟下来,至少得花好几百,他已经没钱再挥霍了。

  • 子天天&被鱼给

    "草!一朝倒霉,事事不顺,老子天天杀鱼,竟然还被鱼给咬了!”唐启忍不住破口大骂,扭头再找那金色海鱼寻仇时,那海鱼已经不见踪影,估计是顺着下水道的口,钻进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